赵绾凌

为所有曾是江湖骗子的演员.

【瓶邪短篇】《一个陌生男人的意淫》藏海花1000字

  最好读完藏海花,不然看不懂-_-||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  德仁大喇嘛说张起灵活的没那么清心寡欲,他做事的目的性极强,很多人又说他无欲无求的像块儿不通情理的石头。德仁却说没有欲望也是种欲望。
  这句话让吴邪想起张起灵的那句“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。”
  曾经年轻的吴邪听到张起灵这句没谱的话有些迷茫,现在他多少明白点了。
  七点半,吴邪按掉闹钟,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起来,他俯身撑在张起灵身上,吻了吻他的鼻子,感觉像在吻一只猫湿哒哒的鼻子。
  早餐是虾饺绿豆汤,楼外楼对过还有姑娘卖藕粉藕汤,吴邪摸出几个找零的硬币,心情愉悦的买了一碗,回到古董店上了楼,张起灵正坐在床上,低头看着自己内裤上立起的一团。
  他显然有些懊恼,然后抬头瞄了一眼吴邪。
  果然,无欲无求的张起灵也有无措的时候。
  八点十分,他们都坐在早餐桌上,好像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,但吴邪神情恍惚的闻了闻自己的手。
  “还有精味。”
  用过早餐,吴邪扇着蒲扇坐在柜台边的椅子上,张起灵一直在他旁边蹭,时不时冒出一句“热。”
  然而古董店里是不能开空调的,否则他的拓本和古籍会受潮,还有一些娇贵的瓷瓶。吴邪果断的否决了张起灵,锁了店逛西湖。
  “西湖美景六月天啊。”路边老大爷感慨道,然后配着戏腔唱出来。张起灵耷拉着脑袋,毫无精神气儿。
  他们躲进了一家茶楼,当然有空调,店主画了脸谱唱戏,唱的是《惊梦》,虽然是男不男女不女的腔调,但吴邪听得津津有味,张起灵可就不好受了,抬脚要走,刚踏出几步,就被马路上灼热的温度烫回来,杭州的夏天大概不是北方人能想象的,但张起灵是地道的北方人。
  午饭在小饭馆草草的解决,日头更毒辣了,他们跑回了店子里,打开了卧室的空调,像两只蛆虫一样窝在床上,吴邪觉得有些冷,抱紧了睡死的张起灵。
  “咋还没醒?”
  “不醒族长该怪我了。”
  “煞笔!族长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俩都得陪葬!”
  吴邪耳边是铃铛声,张海杏和张海客手里拿着母铃,拼命的摇晃。
  “别吵!”
  吴邪睁开眼。
  “吴邪,我和我哥给你们用六角铜铃做了个幻境,来测试你们的忠贞程度。但是你梦见的……”
  胖子在旁边打了个滚,嘴里嘟囔着花姑娘。
  “吴邪,你冷静下,没想到你和王胖子都是免疫的。”张海客对着胖子摇铃,人皮面具掉了一角,吴邪捏着它用力一扯。
  “憋!族长夫人!这是硅胶的!”
  “张起灵呢?”
  “族长说他要大张旗鼓的娶夫人过门,这不是跑到山谷下面捡金球去了!”
  吴邪撇下张家两兄妹,跑出吉拉喇嘛寺,院子里真的空无一人,天已经黑了,大门口的雪被清扫出来,香炉内焚烧着不知名的藏香,此时还飘着雪沫,吴邪抬头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,又吐出来。
  空气中有藏红花的味道。
  寺口不知何时立了一个人,那人穿着藏服,远处没有脚印,难道真是从山谷下面爬上来的?
  “客人从何处来?”吴邪问。
  张起灵抬手指了指远方的家。
  “客人为什么停留在这?”
  “这里暖和。”

  end.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