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绾凌

为所有曾是江湖骗子的演员.

原创【主解雨臣】《死灰复燃》短篇

  北京要下雨,流血的天气。
  解雨臣合了手机,手脚并用的攀住吊索,从老宅子里翻滚出来,最后狠狠的摔向水泥路面,背部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,雨水夹杂着血水流淌在地面,他整个人都破碎不堪,胸口已经没有了起伏。
  北京的盘口又有动乱,霍家秀秀的几个哥哥也不是什么安分的,临近公主坟的几个掌权铺子集体反了,冲进解雨臣底下的马盘该砸的砸,该摔得摔。
  解雨臣没把他们放在心上,就先去照顾霍家几个盘口,没想到失了算,勉强从霍家逃出来。
  他手下容不得杂碎,也见不得自己的多年打理的铺子分崩离析。所以刚刚和吴邪通了电话,王胖子身在北京,做事方便,正向他们这边赶。
  明天就彻底了解了,这场雨过去后,明面上见不得光的事情都会被洗刷。
  解雨臣想到这里突然想笑,无奈胸腔抖了抖只发出几声破碎的颤音,但他嘴角还是咧的老大,身上的血被冲刷的一干二净,露出来白净的皮肤。
  他恍惚间看见了长沙冒沙井大宅的老枣树,拔地而起,枝条上披挂着红红绿绿的脆枣,吴邪就坐在很高的树叉上,向他抛枣子。
  解雨臣拎起小花裙子接枣子,它们在他的口袋里滚啊滚,颜色灼热的刺眼,他不敢抬眼,手里圆滚滚的枣子散落在青砖地上,滚啊滚,又化成了霍老婆子的头颅。
  上面还沾着血,老婆子脸色乌青,眼珠凸出,黑血溅了他一脸。
  吴邪从树上爬下来,手里是洗干净的枣。“小花,你看。洗干净了,干干净净的,一点不脏,你尝尝。”
  枣子青红相间,他咬了一口,又啐出来。
  “呸!又腥又涩。”
  吴邪的脸很受伤,隐隐约约间,解雨臣觉得他要哭了,想上前劝,自己的嘴却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。
  梦境无形中的一切都在扭曲。
  后脑仍硌着硬邦邦的青石砖,衣服吸饱了水皱巴巴的挂在身上。天已经放晴了,伤口上的血和衣服粘连在一起。
  你看,多干净啊。一切罪孽,无论他多么深重,都被肆意的阳光遮住了,等待下一次昏暗再次启尘。
  明天不要多险,平淡孤独就好。我不祈求无妄,只求让我死灰复燃。

﹉﹉﹉﹉﹉
黑了黑了-_-///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