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绾凌

为所有曾是江湖骗子的演员.

【原创 主吴邪】《没我的日子》选段

四、生叶
  凌晨的飞机,飞往北京,关根一上了飞机就倒头大睡,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不清,直到最后眼前已然是一片白雾。
  昨天他没休息好,所以今天特别困乏。关根这几年格外想念一个人,他们是兄弟,曾经生死相依过,他记得胖子体型肥硕,最爱插科打诨。他们也曾在墓室里喝那陈年老酒。
  上百年的酒,又是粮食纯酿,没有现代的添加剂,醇厚甘甜又热情的似火。犹如他们的兄弟情谊,即使多年逝去也未曾消散,细细琢磨反而感情越加深厚。
  关根朝空乘务员要了杯热水,就着水一片片吞咽着难以下咽的药片。
  倒斗的人啊,注定是孤苦伶仃,触手摸不到眼前看到的一切,因为常年下斗,身子骨里积了不少阴气,皮肤也一直散发着奇异的异香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关根自己也知道,时日无多。

  最后的时间,关根只想看看老朋友。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故事终章,未曾故去的老朋友。

  飞机上下来是凌晨三四点,关根叫了一辆出租车驶向潘家园,胖子作为潘家园的地头蛇,门脸可比关根以前的小铺子大的多,这点儿商家当然紧闭着店门,当然也没什么賊敢偷胖子的。  
  关根没去处,赖在冰凉的台阶上愣是坐着,马路边上的灯依旧亮着,昏昏沉沉的,让人泛开一丝丝睡意。

  “他龘奶龘奶龘的,是谁特么这么大胆,敢堵你胖爷爷的门!” 

  关根顿时觉得睡意全无,一仰头,熟悉的一张肥脸,数年不见似乎更加油光满面,鬓角却花白,精神头却还在。
  “卧槽,这特么不是小天真啊!” 胖子红了眼窝,一身酒气。
  “胖子……你特么先把手从我脸上拿开。” 
  “诶呦,天真翅膀硬了,一股子面瘫劲儿,也不知道和谁学的!我这不是看看是不是真人么。” 
 
  “甭往外面愣着,进店,进店暖和。”
  他们是兄弟,有着不可消磨的默契,岁月的冲刷也未曾消散些许。
  即使不再言语,也便能明白对方的忧愁。

  “你看你穿那么少,这北方不比南方,冬天愣是连冰都结不上。”
  “胖砸,你越活越像老妈子喇?”

  “去他娘的,在这儿耍酷没有小姑娘看着,都是一群糙老爷们。”

  “你们这一个个都是老妖精么!胖爷我头发都白的斑驳,你他娘的还像个小伙子一样。”
  “别说我,你先看看那位去。”

  胖子沉默了几秒,拎了拎关根不平整的领子。“你身上味儿太大了。”
  “就是阴气积多了。”

   “那小天真是要来这北京城去去尸气,享受享受花红酒绿。”

  “别,我可不敢打断胖爷的桃花运。”

  即使他们都明白,也默不作声,胖子也不是矫情的人,巧妙的转了话题。
  关根一直以为自欺欺人很困难,其实不然,当事情的结局是自己无法接受的时候,欺骗自己就变得不是件那么难以做到的事。
﹉﹉﹉﹉﹉﹉
我转到胖邪得了T^T,此篇为黑历史。

评论

热度(7)